欢迎登录特产在线
首页 >> 新闻中心 >> 保健资讯
广东部分村小组竞价承包仙娘庙 以贴补集体经济
发布日期:2011-05-31 15:00:56 编辑:tczx 浏览次数:(1824790)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在广东江门市新会区会城街道七堡村,有一座独特的庙宇,里面高居“神位”的是毛主席的塑像。村民称,前些年当地吸毒、赌博、抢劫、偷窃问题一度较为严重,于是“请”来“毛主席”管理社会治安。朴素的民间信仰引来广泛关注,也将“主席庙”守庙人、七堡村北头村小组村民李进前突然推到了聚光灯下。

  李进前与村中庙宇的缘分并不是从“主席庙”开始的。1992年,李进前的生活发生了转折。从那一年起,他的命运与村里的仙娘庙拴在了一起。每天早上5点多,李进前骑着摩托车来到庙宇打开庙门,然后扫地、上香、煲茶、添灯油,下午5点多才回家。尽管后来兼管“主席庙”,但在李进前心中,能给他带来更多承包收益的仙娘庙地位更为重要。

  现状:

  “主席庙”扬名不赚钱

  5月25日上午11时,南方农村报记者来到位于七堡村的“主席庙”,只见庙内冷冷清清,香火并不旺盛。

  “这是全国最早的一座‘主席庙’。”随后,李进前便不再和南方农村报记者提及“主席庙”的话题,转而大谈其旁边的仙娘庙,“仙娘庙建于清朝,供奉的是林氏仙娘,最近一次大修在光绪十六年(1890年)。”

  南方农村报记者看到,仙娘庙是一座典型的徽派建筑。据介绍,相当一段时期以来,庙里香火旺盛。“人最多的几天,香客有1万多人。”平缓的语气难掩李进前内心的骄傲与喜悦。他告诉记者,四月初四是仙娘的宝诞(生日),也是每年中香客最多的一天。“很多香客四月初三晚上就赶到了,焚香祭拜后在庙里过夜。人多得数不过来,香港、澳门、中山、江门的都有。”

  除了宝诞,仙娘十月二十八日的神诞(成仙日)也有众多香客前来。“有1000多人祭拜。”李进前说。

  行情:

  香火盛衰决定租价

  仙娘庙是李进前从北头村承包过来的,但他并非是一个虔诚的道教信徒。“年纪大出去打工没人要了,承包仙娘庙也算一门营生。”李进前说,在当地,庙宇并非谁想承包就一定能包到手,“前些年便宜一点,仙娘庙承包费每月4000多元;现在想承包的人多了,价格也抬上去了。”他透露,目前仙娘庙的承包费约为每月7000多元。

  5月25日,七堡村委会一位负责人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仙娘庙的承包费并没有交给村委会,“庙的产权在北头村小组,承包费自然归其所有。”据他介绍,仙娘庙承包合同期限一般为三年,“目前承包费一年大概是9万元。”但承包费一般不会分到村民手中,而是和土地、鱼塘的承包费一样,用于修桥、修路、抽水灌溉、村干部的工资等公共开支。

  李进前表示,承包制是目前当地村庙管理的普遍做法。仙娘庙每次承包合同到期,便有不少人前来争夺下一期承包权,而通过类似招标的程序,报价高者方能最终如愿。不过,并非每座庙宇都如此抢手,“一些小庙没什么香油钱,无利可图,想承包出去也没人接手,比如‘主席庙’就不在承包范围内,是李进前等自愿进行管理。”七堡村委会负责人说。

  收入:

  最高时日进十万元

  七堡村委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宝诞期间,仙娘庙一天收入能超过10万元,平时就很少。”不过,在李进前看来,其经营仙娘庙的利润率并不高,更多依靠的是“薄利多销”。“一把小香卖2元,进价也要1.6元;大盘香价格略高,每个48到50元,进价需要33元左右。”

  李进前认为,经营庙宇不要太贪心,不然以后就没有人来了。他介绍,除去承包费,经营庙宇一般很少再有其它大额支出,“庙里有一些地方损坏,马上就会有香客出资修葺,很少用得着我掏钱。”

  仙娘庙目前由李进前和李社享合作经营。每天关门前,二人会把一天的香油钱取出来对半分成。

  在离北头村不远的邦头里村,南方农村报记者发现了一座与仙娘庙规模类似的仙婆庙,里面供奉的也是林氏仙娘。所不同的是,仙婆庙是一座新修的现代建筑。庙里的两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座庙由香港老板出钱修建,在管理上采取的也是承包制。不过,由于仙婆庙的人气相比仙娘庙稍弱,因此每年的承包费只有3万多元。

  在会城街道,很多村庙都在“文革”后重修或扩建。都会村一位村民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近几年农村建庙越来越多,“我们村近几年就建了大小几座庙宇,然后承包给一个‘庙住’管理。”

  另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村庙经营收益一般采取两级分成制,村里收取承包费,承包人拿走香油钱,“出资修庙的多是殷实的华侨,他们只在意庙宇能否顺利建成或者其名字是否被刻在庙前的石碑上;香客们则关心他们所求的事是否能灵验,很少有人在乎所捐的香油钱去往何处。”

特产在线微信二维码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