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特产在线
首页 >> 新闻中心 >> 农产资讯
万亩良田多荒芜 河北香河流转土地改“种”别墅
发布日期:2011-02-15 16:24:47 编辑:tczx 浏览次数:(1823414)

    万亩良田多荒芜

  有一个地方,一些无地可种的农民天天守着大片大片的耕地却不去耕种。这个地方位于北京东45公里处,它叫做河北省香河县蒋辛屯镇,这里的许多耕地被大大小小的围墙圈成了一块一块的格子,而更多荒芜的耕地被看不见的围墙所划分着。

  曾经,香河县蒋辛屯镇作为京津农副产品市场的主要供应基地之一,种养植业是其农业的一大特色。这里有闻庄大蒜、四百户鹿场、程辛庄小尾寒羊……无论农牧产品价格变成“蒜你狠”还是“羊坚强”,蒋辛屯镇的居民总能在大获收益时笑脸以对。

  但现在,这里的村民却担心这一切也许一去不复返了。

  从蒋辛屯镇西侧的五百户村到东侧的小祁庄,从北侧的小马坊村到南侧以前属于蒋辛屯镇的现代产业园,本应返青的冬小麦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枯黄的玉米秆和无人劳作的荒地。驱车40分钟,一路上只能看到几小片农田还在耕种。

  消失的不只是麦苗,“所有的农用设施都没了,甚至连以前竖在道边的基本农田的碑都不见了。”路旁的村民告诉记者。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马坊村村民李某告诉记者,从2007年开始,蒋辛屯镇的土地多以流转的方式,陆续被转移到了各村村委会名下,之后便闲置了下来。

  “我们村的事情还得从2010年2月说起。”村民李某回忆道。

  2010年2月,小马坊村村民突然发现,党支部书记闫书昌、村委会主任稿立军带领雇工,把全村用于浇地的七八眼水泵拆走,电线杆等电力系统拆毁。当时,村民正准备给冬小麦浇“返青水”,自从所有的农地水电设施不知去向之后,村民只得将此事搁置下来。这时,村民还不清楚村支部意欲何为。

  答案直到2010年3月方才揭晓。

  “2010年3月1日,蒋辛屯镇包片干部王学全带队,小马坊村党支部书记闫书昌为首的村两委班子两路人马开始挨家走访,动员村民流转土地,签订流转协议。”李某回忆。

  有村民质疑:土地流转出去还能收得回来吗?

  “当时王学全说:19年以后愿意种地,恢复地貌,还给老百姓种地。但他并没有明确告知老百姓,流转的土地是用于农业开发还是用于商业开发。”李某说。

  所谓土地流转,是指土地使用权流转,是指拥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户将土地经营权(使用权)转让给其他农户或经济组织,即保留承包权,转让使用权。这对于农业产业化较低的我国,是一项很实用的办法。

  2010年3月中旬,“经过这一轮动员,再加上每年的租金的确不低,至少对于种粮的农户来说不低,而地反正都是自己的,我们村民就有所心动,全村村民签订了《香河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流转合同书》,所有合同书的乙方都是村委会,土地流转金均为每年每亩1100元,期限皆到农民承包土地的承包期满为止(即18年——记者注)”。

  签完合同书后,村民们立刻领到了补偿流转土地上农作物的青苗费,当年的庄稼也相应地被铲除。数月后,被流转的土地周围竖起了围墙,尽管有些疑虑,但村民李某当时并未“多嘴”,因为他觉得这一切都进行得自然、圆满。

  小马坊村在蒋辛屯镇并不孤独,因为早在2007年时,蒋辛屯镇就已展开大规模土地流转,和它一样的村子,在镇里占了多数。

  在《蒋辛屯镇经济服务中心2007年工作总结》中,记者看到如下文字:“截至目前(2007年),全镇35个村共有29个村签订了土地流转意向书,涉及土地3万余亩……其中前建、后建、四百户、闻庄等11个村已完成土地流转和补偿工作,共流转土地7350.35亩。”

  那么,目前蒋辛屯镇有多少土地被流转?蒋辛屯镇政府给出的答案是:现在还有60%的耕地在耕种。按照旧蒋辛屯镇(原蒋辛屯镇于2009年分割为现代产业园区和现在的蒋辛屯镇——记者注)的耕地面积,剩下的40%为2万亩以上。这些土地,按照记者路途中遇到的村民的说法,“基本都荒着”。

  没闲着的土地不止在小祁庄村存在,“我们小马坊村南面就‘种’起来几百亩大小的别墅,当然,这不算是最大的,你从京沈高速过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大片开发区,就是以前蒋辛屯镇的土地,现在好多厂房都建成了。”小马坊村村民李某如是说。

  这土地一动工,农民就不干了。脑子直一点的认为:都盖上房子和公墓了,这土地收回后该怎么种。机灵点的考虑,盖了房子怎么也得卖不少钱,至少比自己手里一年一亩1100元要多,这生意做亏了。在城里买过房子的则考虑,如果建的房屋住上了人,那么18年后,农民要收回土地时,出了产权问题怎么办?

  所有的疑虑和猜忌,都在村民得知自己流转出的土地被以每亩80万元的价格转手卖掉时,终于爆发。

  “虽然之前就发现村南面有开发商在那里进行建设,但直到入冬,我们才在网上发现,国内某地产商在7月份以底价约3.18亿元人民币投得河北省香河县国土局出让的5宗住宅用地,总土地面积约26.5万平方米,这刚好就是我们村南面的地产商。接下来,我们找了许多途径去验证这些土地是否就是卖了3.18亿的土地,但始终未果。直到我们无意中在国土资源部主办的中国土地市场网上找到了这5宗住宅用地。”说着,李某向记者展示了在中国土地市场网上的多份《香河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其中小马坊村附近的5块土地被标明为住宅用地,面积与地产商公布数据相符。

  李某继续说:“我一开始还不敢确认,但这家开发商随后公布了所竞标成功地块的位置,其广告中有一条:……位于京沈高速公路京东第一出口北3公里。这不就是我们村的位置么?小马坊村周围也没有其他联排别墅的开发群了。”

  3.18亿元,26.5万平方米,相当于一亩地卖了80万元,村民不干了。“根据《土地法》规定,村里的地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就是我们老百姓自己的。土地流转只是把土地租给村委会而已,怎么就莫名奇妙地当成国有土地卖给别人了?”李某质疑,“就算是征地也要走个程序,可是我们老百姓手里至今还只是流转土地的合同。”

  此后,附近不少村民多次找政府反映问题,但始终没得到完全解决。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中规定:受让方应当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保护土地,禁止改变流转土地的农业用途;受让方将承包方以转包、出租方式流转的土地实行再流转,应当取得原承包方的同意;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一般包括以下内容:……(五)流转土地的用途……

  根据当地村民不完全统计,从2008年末开始,仅在中国土地市场网上能够查到文件的蒋辛屯镇(包括2009年之前的部分地区)挂牌出让的土地就有1700亩左右,能够查询到的征地信息为零。

  在随后的走访中,记者前往姬庄、蒋辛屯村、小祁庄、小马坊村、后建各庄村等部分经查询有国有土地出让的村落采访,当地村民都能拿出当时签订的《香河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书》。

     若是合同到期时,谁笑、谁哭

  “如果是集体土地转化为国有用地的话,那么农民手里不应该有流转合同,而是应该拿着征地的补偿,但你说农民连征地这回事都不知道,这不正常。”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室主任党国英提出了质疑。

  “实际上,你所说的那片建筑区土地性质是国有的,而且并非别墅区。”蒋辛屯镇副镇长谢静对记者说,“其实村里就是按照正规流转的手续走的,开发商开发的那片土地应归国有,小马屯村村民将会领到12万以上的补偿金。但至于具体土地方面上的操作程序,得问县国土资源局。”

  之前,河北省香河县国土资源局以了解情况的人不在为由,请记者向蒋辛屯镇政府了解情况。

  “但我相信,我们在集体土地上是没有问题的。”谢静继续给记者讲解。她解释,蒋辛屯镇开发按照增减挂钩的政策,以新农村建设为引导,将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也就是村居民区,整合利用,合理节省土地。

  “农村建设用地往往比较浪费面积,新农村建设里的让农民上楼,便是以住宅小区的模式节省用地规模。同时地方政府受到增减挂钩政策的刺激,也即是节省出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用于复垦,就可以以适当的比例增加当地城镇的建设用地配额。简单说,多弄出一亩耕地,就能多拿到一些国家建设用地。”党国英说。

  “我们从农村建设用地节省出来的土地,按照1∶1.2的比例进行复耕,同时对节省出来的国有土地进行合理分配,总之,我们是不会让耕地减少的,相反,我们会保证让耕地增加。”谢静最后说。

  “只要政府的承诺能够兑现,农民最终还会拥有土地,只是地点会有所变化。同时,也的确会让耕地面积增加。”党国英说。

  村民最大的担心是失去土地,假如不会失去土地的话,那是否就成了农民、开发商与地方政府的三赢?

  有村民告诉记者,就算是这样,受损的应该是国家。因为蒋辛屯镇不少流转土地长期闲置,闲一年就相当于那一年农田从粮食产量中实际消失了。

  但党国英却有不同的看法,“其实拿出一些地来搞城镇开发,不会对粮食产量造成太大影响,但这不代表蒋辛屯镇发生的事情就没有任何问题,相反,它代表了一种不能不遏制的风气。”他解释道,中国土地利用中最大的问题也许不是无地可用,而是随意性太强,浪费太多,“北京土地紧张么?照样有几十个高尔夫球场在那。”

  他认为,根源在于政府拿地太容易,更准确地说,是拿农民的地太容易。“农民不能说一个不字。”从全国来说,前期一些地方政府有各种手段让农民签字,中间有手段来打破各种规则,事后又能找很多理由开脱。“政府的不规范性导致了此类事情的发生。也许这个镇政府本意是好的,但好也要讲程序,不能先卖了土地而土地所有人还不知道,也不能随意打破规则,否则的话,最后吃亏的程序是享受前人规划的子孙后代。”他总结说,“就拿现在农民手里的土地流转合同为例,18年后,产权究竟怎么办?”

  听到政府的解释后,李某沉思良久,“如果我们不是失地农民,政府也考虑优先安置我们的话,那么我们还真没什么好说的。但政府说这是国有土地,那就相当于我们的土地被征用,回不到我们手里了,但我们手里有流转合同,有产权,到时要是买房人再把房产证办下来,那么到时该谁笑,该谁哭?”

特产在线微信二维码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