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特产在线
首页 >> 新闻中心 >> 消费资讯
湖南镉米曝光月余无人管 70%大米加工企业停工
发布日期:2013-04-17 13:59:20 来源: 央视网 编辑:tczx 浏览次数:(1708132)

  镉米之痛

  一、

  一个多月前,《南方日报》以“湖南问题大米流向广东餐桌”为题,报道了湖南镉超标大米进入广东市场的消息。该报道称,2009年深圳市粮食集团有限公司从湖南采购上万吨大米,经检验,该批大米质量不合格,重金属镉含量超标。但这批大米近日被发现流入广东市场。广东是湖南重要的大米输出地。消息传出后广东市场开始拒收产自湖南的大米,这给湖南大米加工企业带来巨大影响,最严重的地方甚至有70%以上的大米加工企业停工。来看记者的调查。

  4月初,记者来到了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的兰溪镇,这里是湖南省最大的大米加工集散地,也是全国十大大米加工基地,兰溪镇上聚集着200多家大米加工企业。彭佑林是一家米业公司的老板,记者找到他时,他正在组织工人,将刚刚从广东退回来的大米搬到仓库。湖南省益阳市佑林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彭佑林告诉记者,都在说湖南的米超标,导致了这里大米不销,自己的货退回来了许多。

  彭佑林工厂的大米有80%销往广东、福建,对于彭佑林来说,现在不仅是卖出去的大米被退回,他的工厂最近一个月几乎处于停工状态。彭佑林说:“我们原来一天的话,可以生产到120吨,最少的话也是生产40吨到50吨,现在的话就生产到10吨,3天两天生产一次,就这样的。”彭佑林的工厂年加工大米约2万吨,在当地属于中等规模。这里是彭佑林工厂其中的一个生产车间,半间屋子堆放的都是去年收购上来的稻子,从机器上的灰尘看得出已经停工多日。彭佑林告诉记者,他现在最大的压力是仓库里的3000多吨稻谷,收购这批稻谷他从银行贷了1000万元的贷款,每个月光是利息就要七八万元,再加上工人工资、仓储和管理费用,他的工厂现在一个月要净亏15万元。

  彭佑林带记者来到了他存放稻谷的仓库,这满满一仓库稻子,还仅仅是彭佑林库存的一半。彭佑林告诉记者,他现在着急的不光是一个月10多万元的亏损,如果到了5月份,他的大米还是买不出去,库存的3000吨稻谷肯定会变质,到时亏损会更严重。对彭佑林来说,这三千吨稻子一旦变质,就只能当饲料卖。彭佑林说:“我们稻谷平均价格是三千块钱一吨,如果要(当饲料)卖出去的话,就卖到2000块钱一吨,还很难,卖两千块一吨,如果在4月份还解决不了的话,我的亏损至少在300万以上。”

  在兰溪镇,日子难过的不仅仅是彭佑林,记者随机走访了几家米厂,大多处在停工状态。老板们告诉记者,以往这里是人来车往,异常拥挤,但现在要冷清得多。都停业了,工人们都回家休息了,没事情做。

  湖南省益阳市大金鹰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正生告诉记者,前三个月还有个加工零碎的搞了几十吨米。现在干脆都停了。曹正生是这家米厂的老板,同时还是兰溪镇粮食协会的会长,他告诉记者,做了20多年的大米加工生意,今年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原来的老主顾都不要了,即使是照顾一下生意都不行,基本都说湖南大米,他怎么敢要,那个客户没有人买米。

  佳佳米业是兰溪镇上最大的大米加工企业之一,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工厂现在产量也下降了30%以上,大米收购几乎停滞。记者了解到,不仅仅是大米加工,一些粮食流通企业现在日子也很艰难。湖南省粮食集团益阳粮库工作人员说:“我们是粮食集团,集团知道。现在就是要亏本把它搞出去,现在搞出去没有地方要,怎么搞。要是以往我们3月份,一个月两三千吨出去了。现在没有人要,要都没有人要。”

  益阳市赫山区农业局局长李新华告诉记者,对于兰溪镇的大米加工企业来说,目前市场形势已经到了十分严峻的地步。益阳市赫山区农业局局长李新华说:“目前整个粮食生产加工收购的情况来看,已经下降了70%到80%。但是现在靠乡镇、区靠市这一级很难解决这个问题。这个事情他是涉及范围比较广,尤其是报告,湖南是粮食产量大省,如果不采取措施的话,影响太大了。”

  二、

  面对仓库堆积如山的大米,湖南米商一筹莫展。想卖没人要,不卖就要发霉。那么广东拒收湖南大米的情况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我们的另一路记者也赶赴广东进行了调查。

  2月27号,广东媒体爆出,2009年检测出的上万吨镉超标湖南大米流入市场,记者在广州市场随机抽取多批次湖南大米,结果均显示镉超标;2月28号,广东省政府要求严查进入广东境内的镉超标大米,广东各地展开专项打击行动,对来自镉超标产区的大米先封存,经检测安全后才可流通或使用;3月初,被爆出部分大米镉超标的湖南大米,在广东市场受到严重冲击,湖南粮食加工和流通企业开始出现大米滞销;

  4月初,我们的记者探访了深圳的大米市场。在深圳福田农批市场的粮油销售区,记者没有找到湖南大米的销售摊位。经营大米生意的许先生以前卖过湖南大米,现在在它的摊位已经看不大湖南大米了。深圳福田农批市场大米经营商许先生说:“这是东北的,这是湖北的,很少,也没人卖,也没人问,一般,顾客也没有问这种米。东北的比较多吧,那个江苏啊,黑龙江那里比较多吧。”

  许先生告诉记者,镉超标事件之后,湖南大米的销量大幅下降,因无利可图,他现在已经不再卖湖南大米了。记者走访了多家米商发现,也难寻湖南大米的踪迹。这家市场管理人员告诉记者,湖南大米镉超标事件以后,政府和市场管理方都加强了对大米的抽查监管。深圳福田农批市场专业街管理一部副经理陆贵良说:“你看我们的检验报告全是合格的,这个不是他们送的,是我们随机抽的,你看这些都是合格的,这是符合标准的,所有的都要检查镉这一项,现在有些报告没有镉,现在我们所有镉这一项都送检了,我们这一项检查镉就要八十块钱,这笔费用我们内部报销了。”

  在深圳平湖海吉星国际农产品物流园,在大米专营区,记者走访了几家米商,也没有看到有湖南大米出售,经营大米近20年的刘先生告诉记者,现在几乎没有商家在卖湖南大米。记者在市场上采访了一些采购大米的客户,对于湖南大米,他们现在都持谨慎态度。益阳市佑林米业董事长彭佑林告诉记者,从三月份开始,他们这里销往广东的大米就几乎处于停滞状态。现在即便是广东那边检测出来镉没有超标,广东的经销商也不敢要他的大米。彭佑林给记者出示了今年1月份汕头相关部门的检测报告。为了验证自己的说法,彭佑林拨通了几个广东的大米经销商的电话。

  三、

  只要是湖南产的大米,不管镉超不超标,就是不要。这让彭佑林很受伤。事实上,受镉超标事件影响,还不仅仅是湖南益阳,在湖南常德等地,也都出现了大米加工企业停工现象。由于大米卖不出去,大米价格大幅下降。现在正值春耕季节,在部分水稻产区,农民甚至不愿意再种水稻了。

  常德市汉寿县也是湖南省水稻种植和加工聚集地,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里的加工企业也是处境艰难。常德市金穗优质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童晓华告诉记者,他的工厂是湖南省的产业化龙头企业,年生产能力是17万吨,但是目前他的三个厂区,都处在停工和半停工状态。童晓华告诉记者,今年铁定要亏损,如果形势继续恶化,下半年乃至明年的粮食加工都会受到影响。金穗优质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童晓华说:“往年这个时候忙着搞订单建设,今年农民种子收购合同是在30万亩左右,而现在来说我们农业来说,因为我们没有底气签这个合同,如果销不出省外,这个合同就不敢签。现在还不敢签,现在销不出去怎么办,农田谁来处理,给政府也会带来很大的包袱。今年到现在为止一亩都没有签。”

  湖南金德米业有限公司也是汉寿县当地最大的大米加工企业之一,公司董事长苏俊德告诉记者,去年刚刚投资一千多万元改造生产线,但是他的米厂现在基本上处于停产状态。苏俊德告诉记者,省外销售不出去,省内市场必然饱和,就会导致大米价格下降,形成恶性循环。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无论是在益阳还是在常德等地,从三月份开始,大米价格已经出现了大幅下降。

  现在正值春耕季节,大米价格一路下跌,米商又不敢跟农民签来年的订单,这对于种田农民究竟有怎样的影响呢?益阳市赫山区兰溪镇,既是大米加工基地,也是当地的水稻主产区。兰溪镇村民曹应文,去年承包了250亩水稻,但是到现在,这七八十吨稻谷还没能卖出去,堆满了好几个屋子。兰溪镇村民曹应文告诉记者,自己不想卖的原因是想捞一点价,自己一共投入了20多万,如果自己按一块三块的话,还要亏本。亏上五六万块钱。看今年这个行情,去年产的这些稻子肯定是要亏本。

  采访中,不少种植户告诉记者,今年水稻肯定不会像往年种的那么多。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农业局局长李新华告诉记者,就他们区来说,目前究竟有多少农民少种或是弃种水稻,还没有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但是现在的大米行情,肯定会影响农民积极性。

  四、

  目前由于镉污染造成的撂荒情况还很难统计,但如果镉污染继续发酵,结果将很难预测。湖南省是全国最大的水稻主产区。2012年湖南省水稻播种面积6142.7万亩,占全国水稻面积的13.5%;2012年水稻产量2631万吨,占全国水稻产量的12.9%。那么湖南大米为什么会镉超标?镉超标到底有多严重?土壤关系着食用大米的品质,水稻自身独特的 “基因”使得它对于镉污染的吸附作用明显强于玉米、大豆等其他的农产品。镉食用过量,会对人体的骨骼、肾脏造成危害,发生“骨痛病。那么湖南大米的镉究竟来自哪里呢?

  记者了解到,从三月初广东媒体爆出湖南部分大米镉超标事件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半月时间,湖南大米滞销导致的大米生产企业、流通企业经营困难的情况依然还在发酵。湖南佳佳粮食购销有限公司总经理蔡达明说:“像我生产单位,它解决不了,我们加工单位解决不了,这个事情发生这么久,没有单位出面没有相关部门包括我们那个湖南市政府,包括粮食局,技术监督局农业局这些出面解决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湖南省益阳市佑林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彭佑林说:“我们也向上反映了。层层反映,但是到现在没结果。”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农业局局长李新华说:“现在引起省乃至国家,应该及时消除这个影响,如果这个影响不消除的话。那国家粮食安全以后粮食生产那是难上加难。”

  湖南省农业资源与环境保护站站长尹丽辉告诉记者,湖南大米镉超标的情况确实存在,但是镉超标大米应该还是占少数。至于镉超标的原因,他认为还是和产地重金属污染有着直接的关系。湖南省农业资源与环境保护站站长尹丽辉说:“湖南本质是个大米之乡大省,另外一个有色金属之乡。这两个合并在一起,就形成了湖南产地的背景。特别是带来了污染,特别是湘江这一代,这是一个现实,这是多年形成的。至于说分布在哪些地方,现在的情况,特别是各矿区这是毫无疑问的。”

  尹丽辉承认存在镉超标的情况,但他认为,这也与我国现有的大米镉含量标准过高有直接关系。我国于2005年10月实施《食品污染物限量》强制性国家标准,规定白米中的镉含量最高不能超过0.2毫克/千克。而国际通行标准是,大米中镉含量不能超过0.4毫克每千克。记者了解到,我们国家大米镉含量标准高于国际通行标准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国家人均大米使用量,要比其他国家要高。湖南省农业资源与环境保护站站长尹丽辉说:“我们也不去否认,因为说农民以大米为主食的国家,我们也感觉的到,欧盟那些国家那些地方,他们也是有他的道理了。所以我是那么想,我个人认为能不能够在国家优质米实行个人的标准,一般的米实行国际通行的标准,我认为这都能说的过去,就把这个问题缓和下来。”

  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说:“我们现在水稻比如说0.3按照实际卫生组织和日本、台湾的标准来看,根本就不是污染的,或者说没有这个健康风险。但是从我们国标来讲,你已经超了那么多。然后就被误导为这已经是镉大米了,其实这个跟镉大米跟镉危害,跟毒害差好远。从科学上讲,这个0.2肯定也不是健康风险水平。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做,我也跟农业部汇报过,我们可能接下来就是把这个事情,作为我们一个研究的来做这是一个关于标准问题。”潘根兴,南京农业大学教授、农业资源与生态环境研究所所长、土壤学国家重点学科带头人。早在几年前,潘根兴就对于全国土地重金属污染,以及重金属污染对于农作物影响情况进行过专门调查,潘根兴表示,很多省份土壤重金属污染情况日益严重,是不争的事实。他呼吁降低大米镉含量的国家标准,更希望相关部门加强污染的检测和治理。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说:“污染是一定要控制,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做的一个工作就是我们这个的大坝一样,我这个大坝要加高。同时我这个大坝要捆住这些东西,不要被放出来,那么这个是我们政府要做的事情,这也是我们几十年,一直忽视的或者说在经济发展中,我们一直没有努力的就是把这个环境保护这个跟上去的,我觉得现在我们亡羊补牢还来得及。”

  潘根兴认为,对于一些已经存在重金属污染的区域,可以边生产边治理,现在已经有技术能够控制土壤中镉的活跃度,从而降低水稻对镉的吸附量。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说:“我们现在正在做就是把秸秆做成生物制态,我这里头有一些例子,就是把这个做成生物制态他是碱性的,然后我这个东西又回到土壤里头,然后可以提高PH,皆是把酸性变成中性可以到七点几,那么这样的话,镉的那个移动性就是可以被植物吸收的不是降低了几倍,降低了几十倍,甚至几百倍,那这样我这个原来土壤的镉虽然很多,但是最后到子粒里头,我们吃到的他就会比较少。”

  尹丽辉告诉记者,这次的湖南大米镉超标事件,对于湖南来说,是一次严重地警示,现在农业部以及湖南省,正在研究解决办法,降低这次事件对于湖南大米加工以及水稻种植的影响。湖南省农业资源与环境保护站站长尹丽辉说:“农业部有一个方案,150亩取一个样,一对一取个样,产地被污染和农产品的污染有时候有些品质不一样,相关性也是值得研究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搞明白了这个以后,再对产地进行分类管理,深度的污染我们实行改制,污染的地方是比较小的,我们甚至可以改土,实在不行面积太大了,我们可以实行种经济作物进行调整。”

  五、

  大米镉超标,一方面我们需要科学研判我们的指标是否合理,另一方面我们更需要深入反思我们的环境污染问题。镉超标大米,是由于土壤被污染,而水稻对镉的吸附能力很强所导致的。为此,必须加强对土壤的监测,及时发现问题,不要等农民辛辛苦苦种出粮食,却因为有毒而要销毁。如果没有前期预防和监测,镉超标大米或其他重金属污染的大米,还将层出不穷。我国对耕地的保护一直强调18亿亩的红线,这是数量上的要求。这些年,一些地方同仅水和空气被污染,土壤也被严重污染。镉超标大米警示我们,保护耕地,必须数量与质量同等重要,不可偏废,而且时不我待。  

  主编:熊曼琳

  记者:丁高波 刘学宁

  摄像:沈 焱 苗宏伟 

特产在线微信二维码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